深圳女子参加神秘'研修班'后跳楼自杀!学员发病时不吃药反复念: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能量 > 正文

深圳女子参加神秘'研修班'后跳楼自杀!学员发病时不吃药反复念: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

时间:2018-01-24 12:03:40 来源:本站 作者:

(化名)饿得受不了,偷偷离开度假山庄,翻过一个约50米长的陡坡,走进一家饭店。

  她点了三个荤菜,清规戒律被抛在脑后。回溯到报名登记的当晚,研修班的老师就宣布,私下进食是被禁止的行为之一,第一次罚款上缴100元成长基金,第二次即视为放弃此课程。

  吃完这顿饭,郁积心中的不快去了大半。临走前她叮嘱老板,做一份泡饭带走,一定要用黑色塑料袋包在外面。走出饭店的时候,李小燕没头没尾对老板说了句,“我们不是干坏事的。”

  没有她这样的好运气。张海碧参加了上一期研修班,回来的第二天清晨从五楼跳了下去。

  进入深圳福永人民医院,检查发现语速缓慢,伸舌向右歪斜,右手不能握拳,诊断为脑梗死,又称中风。住院半个月,病情有所好转。

  朱长旭、张海碧夫妇在福永租了一处老房子,每月房租不到1000元,日常开支不大。朱长旭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,每月收入5000元,张海碧做会计,工资10000元上下,家庭经济条件尚可。

  夫妻同龄,两人都是46岁,想着以后退休有地方住,去年二人在中山市买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首付16万,每月供4000元。正好房贷还完,他们也到了退休的年纪。

  中风打乱了他们的计划,同时埋下了危险的伏笔。“手脚发软,右手没力气,一支笔都拿不起来”,中风后朱长旭辞掉工作,家里的收入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,加上每个月还有房贷要还,使他们倍感压力。

  (化名)知道情况后,向她推荐了“鹤步量子禅”研修班。高明媚患有卵巢癌,此前她已经做好了“随时准备走”的打算。

  “去之前我也不敢相信,带着一种看笑话的心理,去了之后就慢慢相信了,可以接受他们讲的话。”

  2月17日是第九期鹤步量子禅的报到时间。在接下来的七天内,学员不能吃饭,主食是“营养汤”。白天主要活动范围是一处百来平方米的室内场地,以特定的姿势步行,每天不少于七个小时,这是所谓的“行禅”。晚上7点后,是两名讲师“邓钧允”、“醒来老师”的授课时间。

  讲师之间有时互称“心理教练”,有时自称“导游”,学员叫“家人”、“同修”、“伙伴”,水果榨的汁叫“能量汤”或者“营养汤”,疾病叫“课题”,而“阴阳水”就是淡盐水。

  “零极限”,尤其是在发病、不适的时候,反复念叨“对不起,请原谅,谢谢你,我爱你”。每天课程结束,还需跟主讲人诵读三遍《忏悔三昧》。

  到了第三天,朱长旭回忆妻子精神有点恍惚,哭泣,他自身也受到了影响,“感觉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,就想悔过”。坚持到第六天,也就是2月22日,朱长旭带张海碧回家,张海碧却有些不情愿。

  “那天晚上回来,就坐在那里,人也不怎么动,老是说自己有罪。去了几天,人就变得傻傻愣愣,就这样跳下去了。”

  张海碧2月23日凌晨5点刚过就从楼顶跳下,一位环卫工人最先发现了她,但他并不知道怎么叫救护车。其时天刚微亮,熟睡的朱长旭和夜里外出的儿子并未发觉张海碧已经出事。

  事后,家人发现张海碧留下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了在研究班学习到的一些“咒语”。

  “鹤步量子禅融合中华养生智慧,汇入东方禅意美学,相容西方前沿量子物理科学”,在组织方早期的宣传HTML5中,鹤步量子禅是东西方结合,禅与量子融合的产物。

  对于研修班的两位讲师,组织方只是“点到为止”,宣称他们皆有国外留学或工作经验,如“

  邓钧允”是美国运动和医学双博士,从小师从多位师父,得到真传,在海内外有数万弟子,也是鹤步太极的创始人,“结缘涵德后,一家四口人决绝地走在明心见性的道路上。”

  ,则“曾在新加坡、英国、德国从事艺术场馆的管理工作,深圳音乐厅开幕演出季策划人,多次参加国际艺术论坛并作为嘉宾做主题演讲,目前是心理教练,担任力量之源助学督导。”

  邓钧允的身份难以查证,他从未说过自己在美国哪所高校取得博士学位。邓钧允曾自称是广西医科大学客座教授,但南都记者从广西医科大学官方得到的回复是“查无此人”。一位知情人介绍,张磊的确在深圳音乐厅工作过,担任策划部经理。

  学员的话,大致意思是两天行禅后,将困扰他20多年的3颗肾结石尿出来,一颗结石有半颗黄豆那么大,另两颗结石有米粒那么大,他感叹,“量子禅竟然让我不治而愈,太神奇了。”

  “鹤步”、“量子”、“禅”,看似毫无关联的三者,结合起来让人感到困惑。醒来老师自称智慧有限,“很难用一两句话来表达清晰”。他说,鹤步量子禅可以让心得到洗礼,修正过往的衣食住行。

  邓钧允声称,鹤步量子禅是他与醒来老师共同创造,“鹤拍打翅膀,完全和人类的经络走向所相关。为什么模仿鹤?鹤是鸟纲中最长寿的。量子很难讲,我只能告诉大家,现在量子最时髦的一个说法是,意识可以作用于物质,意识可以改变世界。意识如何控制物质,七天就见效。”

  至于为什么牵扯到禅,邓钧允声明,这里没有宗教色彩,不是把宗教靠过来,而是要智慧,“我们是静修,禅是闻思修”,目的是形成一个同频共振的能量场。他打了个比喻,“一分钱和一座大桥振动频率一致的时候,一分钱放下去会压垮大桥。”

  2017年3月17日是鹤步量子禅第十期报到的日子。这一天清晨,李小燕受朋友委托飞往宁波,带朋友的母亲一同飞往深圳,寄希望于通过鹤步量子禅治好老太太的毛病。

  这像是一场聚会,从南到北,有老有少,来自黑龙江、四川、浙江、安徽、福建、台湾等地的学员赶往深圳日月潭度假山庄,共同生活一个星期,以“家人”互称———新来的学员兴许对这种称呼有些不习惯,而往期的学员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南都记者经过5天的卧底了解到,第十期约有90位学员,身患疾病的不在少数。3月19日,邓钧允做了一个统计,患有糖尿病的学员就有十多位。

  新学员沿袭一贯的叫法,不直呼邓钧允其名,而是称呼“邓博士”,或者“邓博”。邓钧允强调,鹤步量子禅并不是帮人治病,只是调节意识,“把意识调好了,心调好了,身体好是副产品。”

  学员并不讳言是来治病、减肥,分享环节多与疾病、身体改善有关。说到动情处,学员往往忍不住哭泣,照例头一个感谢“邓博士”,第二个感谢醒来老师。两名讲师有绝对的威望,学员乐于找他们解答身体、精神上的难题。

  (化名)在荷坳地铁站接送。他给南都记者说了八个字:简单相信,听话照做。当晚,一位老学员分享后祝愿“同修听话照做,好好感受”。“义工”夏媛(化名)和南都记者私下交流,说了她大姐的事情,“我大姐来的时候158斤,她听话照做,她回去的时候轻了14斤”。

  (化名)这次与三位亲戚一起过来。场地内学员有自己的固定位置,坐王宇前面的是她表妹。王宇说,表妹高中时受了刺激,后来诊断为精神分裂症,因大量服用药物,身材偏胖。

  (化名)。几年前王玉兰腿部做过一次不成功的手术,行动不便,走路拄一把雨伞。

  “零极限”、“脑转场”(脑场生命意识健身法)每天必修,重大疾病的学员可坐在台前或坐在圈内,台下学员依次说出他们的名字,

  “义工”没有授课任务,主要工作是早上5时20分叫学员起床,准备一日三餐以及维持行禅时的秩序等。学员进入餐厅用餐时,“义工”在一旁提醒“止语”。早晨、中午的“能量汤”放了生姜,用餐前“义工”领读感恩词:感恩天地滋养万物,感恩国家培养护佑,感恩祖先的福荫,感恩父母养育之恩……

  行禅重复播放“六字真言颂”,学员踩着音乐的调子走“鹤步”行禅。六字真言即为“嗡嘛呢呗咪吽”,在张海碧的遗书中出现过两次。行禅与零极限、脑转场、黄庭禅坐交叉进行,中间大概只有5分钟休息时间。中午12点45分后有两个小时的午休,午休后继续行禅。

  晚间行禅到19点左右,就到了讲课时间。一天课程结束,学员诵读三遍《忏悔三昧》:无论是过去、现在或是未来,因身、口、意的造作,被我伤害过的因缘众生,或因身、口、意的造作,所招感的诸多不顺和苦难不管是身体上的,还是精神上的。我都愿意接受业果法则,并惭愧忏悔……

  零极限是鹤步量子禅研修班中非常重要的一环,“醒来老师”介绍,它是一种来自古代夏威夷的深层意识疗法,修·蓝博士曾通过念零极限咒语“荷欧波诺波诺”治好了女儿的皮肤病,还治好了精神病人。

  青年出版社出版的《零极限———创造健康、平静与财富的夏威夷疗法》详细介绍了零极限,这本书由乔·维泰利(JoeV itale)和伊贺列卡拉·修·蓝博士(IhaleaklaH ew Len,PhD )合著。书中说,“荷欧波诺波诺”的意思就是,“使之正确”或“改正错误”,将

  “醒来老师”说,中文将“荷欧波诺波诺”翻译成“零极限”(其实原书名就是ZeroLim its),把这一个咒语解释成“谢谢你,请原谅、对不起,我爱你”四句话。

  研修班的众多学员包括“义工”,对零极限深信不疑,并在日常生活中践行。“义工”

  (化名)谈过一个事情,“今天晚上我们在下面喝果汁的时候,有一位家人问我,说我家也有料理机,我做的为什么没你们的好喝呢,我就跟他说你用零极限呀。”

  一次行禅间隙,南都记者和张景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流。“假如有这么一种情况,我走在街上,莫名奇妙被一个醉汉砍了,我和这名醉汉没有任何恩怨,当然也不认识,责任也在我吗?”

  “一切错误的根源都在自己身上,你不正好走在那里,不遇到他,他会砍你吗?”

  3月19日的一次分享中,学员张芬(化名)自述,用零极限治好了二十多年的痔疮,甚至还让米饭开花。她说自己做什么事情都要说“对不起,请原谅,谢谢你,我爱你”,

  “有一次神奇的经历是,早上米饭没吃完我就放在那里,七八天以后我发现米饭开花了,里面是黄的、红的、绿的。”

  研修班7天课程结束后的一次分享活动,一位老先生诉苦,说自己老是梦见死去的人,早上醒来后心情烦躁。邓博士就建议他,每天做零极限8000~12000遍。

  这是鹤步量子禅的问话方式,邓钧允教大家,一共四个“哈”,到最后一个“哈”一定要收住,邓钧允笑着站着台前,“关于药我先解释一下,吃药最累的是肝脏,需要通过肝解毒,肝脏24小时都在工作。我建议你们跟着感觉走,感觉药不好吃也无妨,但是你累的时候,不吃药反而起到比药效高的作用。”

  听了邓钧允的这番话,一些学员停止吃药或者减少剂量。东北来的一位大姐得了胰腺肿瘤,不久前做手术摘除了胰腺,需要终身服药。原本她每天吃两粒药,听到邓钧允的话后,决定先吃一粒,再到不吃药。

  (化名)有糖尿病,每天注射一支胰岛素持续了三年,而服药已经不止三年。张景参加过鹤步量子禅第八期,第九期、第十期做“义工”,王森经她推荐才报名。王森交代,此行的目的是“主要是看能不能治。”

  王森报到登记完了回到宾馆,和张景闲聊了一会。王森提到,“今天走到地铁口,想起来忘记带胰岛素。”

  “都不要,还有高血压的,如果这样一点意义都没有了,不用打胰岛素。”张景告诉他,“不论人家讲得多神奇,多离奇,多不可思议,你选择相信,你怀疑你拒绝肯定就没有那么好的效果。你全盘接受,你相信,把自己完全放松,不论他们怎么忽悠你全信,你又没损失对不对。”

  第一天开始王森没有打胰岛素吃药,血糖有所下降,他明白,“现在不吃淀粉类的食物没问题,靠这种东西长期不是办法。邓博士说不能治病,这是自相矛盾的,所有的案例几乎都是讲治病。”

  学员当中有几位坦率地说,来这里是为了减肥。七天只喝水果汤,长时间行禅,学员体重普遍有所下降。对于喜欢吃肉的李小燕来说,清汤寡水的饮食让她难以忍受。

  脑转场全长约25分钟,学员闭目正坐,想象任意一个物件在头部转动。据邓钧允说,“脑转场10天见效,不可思议的效果。”

  背景音乐是一个男音,缓缓说道,“太阳一道白光,照亮我们的头顶,白光就是太阳的能量,光走到哪里,哪里就健康,哪里的病毒就分解,变成分子信息排除体外……”

  做完脑转场,李小燕歪过头,一脸苦涩地说,“满脑子都是鸡腿”。3月20日,她偷偷溜出度假山庄,买了几包泡面回来。出门有一个陡坡,她没敢在外面吃饭,之前醒来老师告诫,不能私自进食,研修结束后还要吃三天小米粥,这让她有点担心,“万一吃完饭爬坡的时候晕过去怎么办?”

  参加鹤步量子禅需要在一份免责声明上签字及按手印。该声明称,鹤步量子禅和一系列调整身心的练习并非有意用于诊断、开处方、调理及治疗任何疾病或精神状况,国家食药总局未对此进行评估,我们不做出任何能够治愈的承诺。

  这份声明还强调,所有量子禅的技巧都是用于放松、缓解压力、平衡生物能量系统、调整身心的自我疗愈技巧,无意替代医学治疗,量子禅借鉴的是西方断食疗法理念。

  参加了鹤步量子禅后,学员分享了不少奇迹,而邓钧允本人则更像一个“奇迹集合体”。例如,他自述曾在云南学走禅,28天里每天只吃一颗芝麻度日;12岁拜师,跟了41个师父,学了41套功法;1983年成为一个省里的气功总教练。

  邓钧允讲,上个世纪一个胖胖的男人晕倒,他把那人捣鼓醒,后来知道那人是四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,经由他才去的美国。邓钧允自述在温哥华帮人家看风水、看相、占卦、算命,甚至“张国荣、张学友、刘德华在温哥华买房都是我看的”。

  在邓钧允的观念里,能量是构成一切物质的基础,意识就是能量,能量就是物质,意识也是物质,而改变意识就能改变身体。他举了一个例子,冰可转化为水,水能转化为蒸汽,蒸汽还能继续转化,最后变成无形无相。

  邓钧允问道,“癌症是不是物质?是不是也有无形无相的来构成?癌细胞是不是也有可能变成无形无相?”学员齐声回答“是”。

  邓钧允回顾了自己的大半生:小时候被人踢过一脚得了重病,母亲带他上山找师父治好,跟师父学会了气功、少林棍、鹰爪拳。在考“力量之源”绿带班时获得重生,以往的记忆再一次重现。

  他在台上嚎啕大哭,“力量之源绿带班让我看到了我匮乏的种子,我的父母不在了,我没有机会给他们洗洗脚,我没有机会说我爱你啊妈妈爸爸,所以你们就是我的父母,我爱你们!”

  恰在此时,音乐同步达到高潮,黄妈在家人的搀扶下走上台,与邓博士抱头痛哭。邓博士给黄妈在台上洗完脚后,搀扶着她慢步走了一圈。此情此景,不少学员落下眼泪,而在场的“义工”准备好了纸巾,递到每一个流泪学员面前。

  一个“不和谐”的声音出现了。李小燕小声嘀咕,“我觉得挺假的,我爱妈妈放在心里,干吗表演给别人看,我也很爱我妈妈的。”因为来之前听妈妈说过,王宇说“没有那种触动”。

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、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袁岚峰:把房间看成能量场 纯属“一派胡言”

  针对鹤步量子禅研修班讲师(教练)所表达的观点及研修班所出现的一些现象,南都记者采访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、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袁岚峰。

  无论是冰还是液态水还是水蒸气,都是由水分子组成的,水分子又是由氢原子和氧原子组成的。请注意,宏观见到的物质是由微观的分子原子组成的,绝不是说宏观物质转化来转化去最后转化成了微观粒子,那是彻头彻尾的胡扯。好比说你有一堆积木,你可以把它们堆成一座高塔,也可以堆成一条铁路,也可以堆成任何其他形状,但零件仍然是这一堆积木。这些积木堆成的形状就相当于冰、水、水蒸气,积木就相当于水分子。现在他跟你说的相当于高塔变成了积木,然后又变没了,这是白痴言论。

  量子是一个数学概念,意思是“离散变化的最小单元”。比如我们上台阶,只能上一个台阶、两个台阶,而不能上半个台阶、1/3个台阶,这就叫做离散变化,一个台阶就是一个量子。量子在物理学中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微观世界的很多现象是离散变化的,例如氢原子中电子的能量,就只能取某些分立的值,不能取它们之间的值。因此,描述微观世界的物理理论,就叫做量子力学。

    640x60ad
    评论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