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人慈善能量场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能量 > 正文

名人慈善能量场

时间:2018-01-24 12:03:47 来源:本站 作者:

包括明星、公益组织、媒体人、商界和其他社会力量在内的参与慈善的每一方都各尽其能,一个撬动巨大社会资源的慈善能量场正在形成。

  在传统的捐款、捐物方式之外,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考虑,如何将自己的影响力最有效地转化为社会效益。与此同时,各类公益组织也从未停止寻找心仪的明星推广项目。此外,很多热心人士发现了明星和公益之间的相互需要,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,充当起了慈善的“推手”。在这里,参与慈善的每一方都各尽其能,同时也各取所需,看上去,一个撬动巨大社会资源的慈善能量场正在形成。

  野生救援组织是一家在美国注册的非营利组织,旨在教育人们减少对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消费,明星代言是他们推广理念的一贯策略。美国的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,中国的成龙、姚明、李冰冰等明星都是它的代言人。

  子雯是野生救援组织的中国首席代表。“和明星合作就像谈恋爱。”子雯这样形容。

  在确定代言人之前,野生救援组织首先要对所有明星进行筛选,首要指标是影响力。只有在中国的影响力位居前十的明星才能进入子雯的备选名单。接下来,野生救援组织要研究这些入围明星的整个成长史,并且做长期观察,只有始终保持形象正面的明星才会被纳入考虑。

  经过层层筛选,野生救援才开始与明星接触。但并非所有明星都同意接受代言,只有对野生救援所宣传的理念从心底认同的明星才会接受。因为一旦代言开始,就是明星对所有人的承诺,有些承诺甚至是终身的。姚明在代言了“不吃鱼翅”的项目后,婚宴之前还专门把菜单给野生救援组织检查,避免可能引起的怀疑。一旦不能履行承诺,不仅野生救援组织受到影响,明星自身的形象也会受到负面打击,因此明星在接受此类代言时十分慎重。

  尽管合作的过程并不容易,一旦合作成功,明星和公益组织都将各自获益。由于参与拍摄的明星的量级够重,媒体也希望通过这些明星提高自身形象,所以野生救援组织的公益广告在中国都是免费播出。仅2012年,中国媒体给野生救援组织提供的免费播出资源就价值1.6亿美元。

  更为可观的是社会效益。在野生救援组织2005年的调查中,35%的受访者表示吃过鱼翅,其中55%不知道鱼翅来自鲨鱼,很多人甚至认为割下来的鱼翅还能再长回去。到了2010年再调查时,已经有55%的受访者表示看过野生救援组织的公益广告,而其中的87%表示,再也不会食用鱼翅。

  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,明星还能够增加曝光度。对于明星,这是他们的基本需要。通过参加公益活动,或者拍摄公益广告得到的正面曝光点,比起绯闻和负面消息,无疑更利于他们树立健康的公众形象。对于一些二线明星来说,参加公益活动甚至是他们节省宣传费用的方式。

  不过,并非所有明星都依赖于公益组织。他们中的一部分宁愿选择与有公益热情的个人合作,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落地项目。

  陈砺志就是在偶然中开始为明星提供公益服务的个人之一。最早接触明星公益时,陈砺志还是搜狐娱乐事业部的总监,这一身份让他结识了李亚鹏。此后的两年,他先后跟随李亚鹏到成都和西藏参与“嫣然天使基金”的唇腭裂手术项目。在西藏阿里,他发现当地有一个为孩子治疗先天性心脏病的项目需要资助,回北京后,陈砺志开始尝试跟一些机构联系救助,但都没有结果,后来他又利用自己的人脉,找到很多一线明星,也没有成功。明星拒绝的理由有两个,一是心脏病手术的风险大,成功率低;二是阿里海拔太高,他们自己去不了。当时他对这个项目已经近乎放弃。

  在一次与范冰冰喝咖啡时,陈砺志无意间描述起这个项目及当时遇到的困境。范冰冰竟毫不犹豫地表示,“那我来做”。陈砺志非常吃惊,并跟范冰冰解释了其他明星不愿意参与的原因。范冰冰说:“总要有人来做。就是因为那个地方没人做,所以我才做。”

  这个名为“爱里的心”的项目至今已经运作4年,获得了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上海远大医院的资助。后者不仅派出义务医疗队去阿里进行手术,还给每一个孩子减免25000元的手术费用。

  有了和范冰冰合作的成功经验,陈砺志开始将自己发现的公益项目进一步推广。2012年,陈砺志和佟大为合作为阿里的白内障患者做手术,同年10月,佟大为和妻子关悦带着他们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去了西藏,并获得几十万元的捐款。陈砺志还和羽泉合作,给阿里6所医院各建了10个空调产房,目的是避免孩子在零下30多度的环境中出生。

  除了项目,陈砺志还经常联系明星解决个别需要帮助的案例。有一次,陈砺志通过微博转发帮助一对脑瘫的双胞胎募集手术经费,还剩下4万元的缺口时,陈砺志希望姚晨帮忙转发。姚晨则直接表示,“别转发了,这4万我出了。”

  和陈砺志一样与明星合作公益的还有《新周刊》社长孙冕。他发起的为老兵养老送终的公益项目,汇聚了大量来自陈坤、韩红、柯蓝等明星的捐款,一些明星还作为志愿者亲自去探望老兵。

  明星们选择与陈砺志和孙冕合作的原因,除了信任,还有低调。由“诈捐门”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,让很多明星避免宣传自己的公益事业。“他们既怕被说是作秀,也不想陷入一些难以预料的复杂环境。”陈砺志说。周迅就曾经对他表示,“你让我出钱就行了,别让我接受采访。”

  2004年底发生的印尼海啸,险些吞没了功夫巨星李连杰,脱离危险后,李连杰开始萌生做慈善的想法;而李亚鹏和王菲公益事业的开端,则是缘于他们的孩子。

  对于发起公益项目的明星来说,最直接有效的资源就是圈内好友及各界名人。以韩红的名字命名的“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”2012年成立后,发布会经常能够邀请到葛优、邓超、张歆艺、苗圃、曾志伟,甚至姚明等明星为其站台。

  2013年4月,伊能静发起“静新图书基金”,为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送去图书。她自己曾经也是一名留守儿童。她认为在自己乏善可陈的童年生活中,是书籍给了她想象的资料库,也造就了今天的自己。为她的图书计划提供书单的,不仅有娱乐圈的何炅、刘亦菲,还有体育界的姚明,音乐界的高晓松,甚至包括商业界的李开复、潘石屹,学术界的刘瑜、。其中,姚明、李开复、韩庚还专门录制了朗读儿童读物的视频。

  嫣然天使基金执行总裁李诗因拥有多年国外留学背景,同时学习过艺术管理和基金会管理,是运作基金的专业人才。而壹基金在深圳实现公募化之后,王石被推举为新的执行理事长,理事中更是包括冯仑、柳传志、马化腾、马蔚华等企业家。

  2011年,陈坤发起心灵建设类公益项目“行走的力量”后,两年内尽管推掉了不少片约,但这一项目给他带来的曝光率还是可以从杂志封面直观感受到。自发起“行走的力量”以来,陈坤多次登上《时尚先生》《芭莎男士》等国内一线男刊的封面,实现了国内一、二线男刊封面的大满贯。不仅如此,他还在2012年成为《人物》《城市画报》等8本社会类杂志的封面人物。他甚至凭记录其公益感悟的《突然走到了西藏》一书成为2012年作家富豪榜的上榜人物。

  因为与世界十大名酒之一的尊尼获加的品牌理念“KeepWalking”十分契合,陈坤还成功代言了这一品牌。他结合自身经历为尊尼获加拍摄了一条广告,这条广告在互联网上得到广泛传播,被评为“2012年传播行业十大电视广告”。

  包括明星、公益组织、媒体人、商界和其他社会力量在内的参与慈善的每一方都各尽其能,一个撬动巨大社会资源的慈善能量场正在形成。

  在传统的捐款、捐物方式之外,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考虑,如何将自己的影响力最有效地转化为社会效益。与此同时,各类公益组织也从未停止寻找心仪的明星推广项目。此外,很多热心人士发现了明星和公益之间的相互需要,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,充当起了慈善的“推手”。在这里,参与慈善的每一方都各尽其能,同时也各取所需,看上去,一个撬动巨大社会资源的慈善能量场正在形成。

  野生救援组织是一家在美国注册的非营利组织,旨在教育人们减少对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消费,明星代言是他们推广理念的一贯策略。美国的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,中国的成龙、姚明、李冰冰等明星都是它的代言人。

  子雯是野生救援组织的中国首席代表。“和明星合作就像谈恋爱。”子雯这样形容。

  在确定代言人之前,野生救援组织首先要对所有明星进行筛选,首要指标是影响力。只有在中国的影响力位居前十的明星才能进入子雯的备选名单。接下来,野生救援组织要研究这些入围明星的整个成长史,并且做长期观察,只有始终保持形象正面的明星才会被纳入考虑。

  经过层层筛选,野生救援才开始与明星接触。但并非所有明星都同意接受代言,只有对野生救援所宣传的理念从心底认同的明星才会接受。因为一旦代言开始,就是明星对所有人的承诺,有些承诺甚至是终身的。姚明在代言了“不吃鱼翅”的项目后,婚宴之前还专门把菜单给野生救援组织检查,避免可能引起的怀疑。一旦不能履行承诺,不仅野生救援组织受到影响,明星自身的形象也会受到负面打击,因此明星在接受此类代言时十分慎重。

  尽管合作的过程并不容易,一旦合作成功,明星和公益组织都将各自获益。由于参与拍摄的明星的量级够重,媒体也希望通过这些明星提高自身形象,所以野生救援组织的公益广告在中国都是免费播出。仅2012年,中国媒体给野生救援组织提供的免费播出资源就价值1.6亿美元。

  更为可观的是社会效益。在野生救援组织2005年的调查中,35%的受访者表示吃过鱼翅,其中55%不知道鱼翅来自鲨鱼,很多人甚至认为割下来的鱼翅还能再长回去。到了2010年再调查时,已经有55%的受访者表示看过野生救援组织的公益广告,而其中的87%表示,再也不会食用鱼翅。

  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,明星还能够增加曝光度。对于明星,这是他们的基本需要。通过参加公益活动,或者拍摄公益广告得到的正面曝光点,比起绯闻和负面消息,无疑更利于他们树立健康的公众形象。对于一些二线明星来说,参加公益活动甚至是他们节省宣传费用的方式。

  不过,并非所有明星都依赖于公益组织。他们中的一部分宁愿选择与有公益热情的个人合作,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落地项目。

  陈砺志就是在偶然中开始为明星提供公益服务的个人之一。最早接触明星公益时,陈砺志还是搜狐娱乐事业部的总监,这一身份让他结识了李亚鹏。此后的两年,他先后跟随李亚鹏到成都和西藏参与“嫣然天使基金”的唇腭裂手术项目。在西藏阿里,他发现当地有一个为孩子治疗先天性心脏病的项目需要资助,回北京后,陈砺志开始尝试跟一些机构联系救助,但都没有结果,后来他又利用自己的人脉,找到很多一线明星,也没有成功。明星拒绝的理由有两个,一是心脏病手术的风险大,成功率低;二是阿里海拔太高,他们自己去不了。当时他对这个项目已经近乎放弃。

  在一次与范冰冰喝咖啡时,陈砺志无意间描述起这个项目及当时遇到的困境。范冰冰竟毫不犹豫地表示,“那我来做”。陈砺志非常吃惊,并跟范冰冰解释了其他明星不愿意参与的原因。范冰冰说:“总要有人来做。就是因为那个地方没人做,所以我才做。”

  这个名为“爱里的心”的项目至今已经运作4年,获得了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上海远大医院的资助。后者不仅派出义务医疗队去阿里进行手术,还给每一个孩子减免25000元的手术费用。

  有了和范冰冰合作的成功经验,陈砺志开始将自己发现的公益项目进一步推广。2012年,陈砺志和佟大为合作为阿里的白内障患者做手术,同年10月,佟大为和妻子关悦带着他们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去了西藏,并获得几十万元的捐款。陈砺志还和羽泉合作,给阿里6所医院各建了10个空调产房,目的是避免孩子在零下30多度的环境中出生。

  除了项目,陈砺志还经常联系明星解决个别需要帮助的案例。有一次,陈砺志通过微博转发帮助一对脑瘫的双胞胎募集手术经费,还剩下4万元的缺口时,陈砺志希望姚晨帮忙转发。姚晨则直接表示,“别转发了,这4万我出了。”

  和陈砺志一样与明星合作公益的还有《新周刊》社长孙冕。他发起的为老兵养老送终的公益项目,汇聚了大量来自陈坤、韩红、柯蓝等明星的捐款,一些明星还作为志愿者亲自去探望老兵。

  明星们选择与陈砺志和孙冕合作的原因,除了信任,还有低调。由“诈捐门”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,让很多明星避免宣传自己的公益事业。“他们既怕被说是作秀,也不想陷入一些难以预料的复杂环境。”陈砺志说。周迅就曾经对他表示,“你让我出钱就行了,别让我接受采访。”

  2004年底发生的印尼海啸,险些吞没了功夫巨星李连杰,脱离危险后,李连杰开始萌生做慈善的想法;而李亚鹏和王菲公益事业的开端,则是缘于他们的孩子。

  对于发起公益项目的明星来说,最直接有效的资源就是圈内好友及各界名人。以韩红的名字命名的“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”2012年成立后,发布会经常能够邀请到葛优、邓超、张歆艺、苗圃、曾志伟,甚至姚明等明星为其站台。

  2013年4月,伊能静发起“静新图书基金”,为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送去图书。她自己曾经也是一名留守儿童。她认为在自己乏善可陈的童年生活中,是书籍给了她想象的资料库,也造就了今天的自己。为她的图书计划提供书单的,不仅有娱乐圈的何炅、刘亦菲,还有体育界的姚明,音乐界的高晓松,甚至包括商业界的李开复、潘石屹,学术界的刘瑜、。其中,姚明、李开复、韩庚还专门录制了朗读儿童读物的视频。

  嫣然天使基金执行总裁李诗因拥有多年国外留学背景,同时学习过艺术管理和基金会管理,是运作基金的专业人才。而壹基金在深圳实现公募化之后,王石被推举为新的执行理事长,理事中更是包括冯仑、柳传志、马化腾、马蔚华等企业家。

  2011年,陈坤发起心灵建设类公益项目“行走的力量”后,两年内尽管推掉了不少片约,但这一项目给他带来的曝光率还是可以从杂志封面直观感受到。自发起“行走的力量”以来,陈坤多次登上《时尚先生》《芭莎男士》等国内一线男刊的封面,实现了国内一、二线男刊封面的大满贯。不仅如此,他还在2012年成为《人物》《城市画报》等8本社会类杂志的封面人物。他甚至凭记录其公益感悟的《突然走到了西藏》一书成为2012年作家富豪榜的上榜人物。

  因为与世界十大名酒之一的尊尼获加的品牌理念“KeepWalking”十分契合,陈坤还成功代言了这一品牌。他结合自身经历为尊尼获加拍摄了一条广告,这条广告在互联网上得到广泛传播,被评为“2012年传播行业十大电视广告”。

    640x60ad
    评论框